• <menu id="2sowa"><menu id="2sowa"></menu></menu>
  • <xmp id="2sowa">

    河洑夜語

    2022/04/27 09:04 作者: 倪章榮 編輯: 張磊磊 審核: 盛田宇、周艷波 編審: 鄭勝剛

    此刻,河洑很安靜,安靜得就像睡在床上的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妻,連呼吸都那么清淡。推開窗戶,路燈下的樹影軟弱無力,有一只蟲子在孤獨地飛,不遠處的山模糊得一塌糊涂,山下的漸河悄無聲息,滿園的果樹竟然沒有送過來清香。春天的河洑似乎有點兒含蓄。

    河洑,曾經是“虎賁”將士浴血奮戰的沙場,是被烈士鮮血浸泡過的土地,寫滿了光輝與悲壯。然而,如今的河洑只剩下滿山的翠綠。

    走進常德城西郊的這座國家森林公園,已經一年半時間。曾經在夜色掩護下游弋于林間小徑,也曾經大口大口地呼吸鮮嫩的空氣??墒?,時不時會有一種不安掠過心頭,因為什么,說不清楚。十多年前,看到一檔電視訪談節目,采訪過一位長年隱居于河洑山林的“虎賁”戰士,這位長沙籍的老戰士,拋開紅塵的美色美味和光怪陸離,蟄居于破敗的老廟,僅為了守護那些無家可歸的靈魂。想去這座破廟看看,曾經的戰士是否安在尚能飯否?可惜,沒有找到這座被歷史遺忘的老廟。問過一些人,走過一些路,收獲了無數的美景和愜意,只是不見老廟與老兵。感覺累了,無力再去跋山越嶺。終歸是心不夠誠。遙想近80年前那場震驚中外的“常德保衛戰”,20余萬中國將士將生死置之度外,數萬名官兵血灑常德城內外,很多人連姓名都沒有留下。與他們相比,我,我們,都過于自私和膽怯,至少,我們不需要面臨生死抉擇。

    多少個夜晚,我會站在夜幕下發呆,黑暗融化了我,無法仰望頭頂上的星星,只能感受到身邊一圈一圈的黑。也曾在有雨的夜晚,久久地凝望坡下的漸河,欲一聽它的嘶吼。然而,聽到的只有淺唱低吟。偶爾,我會在黎明前醒過來,不管窗外的黑暗多么濃厚,我都會一直佇立在窗前,看黑夜消退,東方發白。盡管我知道,當我走到室外的時候,可能有毒日襲擾,亦或受寒風肆虐??墒?,在黎明到來的那一刻,我仍然會興奮,會快樂。我和很多人一樣,總是把美好寄托在未來,寄托在下一分鐘。

    園子里住著大幾十號人,都是高速公路管理者和服務者。他們白天在這里工作,晚上大多都在這里休息。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多數人來自外地,居住長沙者眾多。周一來周五回,月以繼年,周而復始,不少人從修建高速公路的時候就在這里了,已經十多年。他們工作很努力,待遇不計較,活得有滋有味。很想與他們交流,然總是找不到適當的話題,他們很積極,很上進,很大局,在他們面前,我顯然已經落伍。我不知道他們晚上都在干什么,漫漫長夜如何熬過?他們也像我一樣于黎明前看黑暗退場,白晝光臨?我曾經去過幾個收費站,收費工作是連軸轉,上六個班休息兩天。他們的工作很辛苦,收入更單薄,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工作與生活,并不斷地在這樣的環境中找到幸福與快樂?;蛟S,當他們上完六天班回到家人身邊的時候,會得到很多的補償。高速公路不少青年男女解決個人問題的方法都是就地取材,內部循環,因為相對閉塞。夫妻每一兩個星期來一次鵲橋相會,卻也浪漫,只是孩子得交給老人了。然而,當他們想到很多個家庭一年才團圓一次的時候,便有了滿滿的幸福感。盡管房貸、學費、老人醫療費的壓力稍稍有點大,可他們從來沒有因此而不好好工作,更不會因此而不懷揣美好夢想,他們無時無刻不是心系國家興盛江山永固。他們是一群可愛的人。

    我是一個喜歡說話和寫字的人,老婆說嘴皮薄的人話多,我嘴皮生得薄。因為說話不講究修辭,因為寫出的文字沒有章法,常常被一些人批評和教育,他們不滿我的不理解與吹毛求疵。然而,我工作過的單位領導尤其是職位比較高的領導,卻很少因為我的語言不當文字不美批評我,為難我?;蛟S,他們認為我這人心腸不壞吧,不是為了自己至少不僅僅是為了自己,不會干坑人害人的勾當。我常常為普通職工包括臨時工的利益,與領導爭得面紅耳赤,也確實為他們謀取過些許的福利。并不是因為我高尚,而是我有底層生活的深刻記憶。當我面對底層人群的時候,我會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只手。領導偶爾也會與我交往,交往而已。在河洑,唯一能夠與我進行深入交談的也是一位領導。

    我不只是聽到了“遠方的哭聲”,我對身邊對普通人一樣關注,我也會對周圍的一些事情品頭論足。據說這需要勇氣,但我覺得只需要良心。

    可能因為自己來自底層,至今也還是一個普通人的緣故吧,又或許我這副模樣怎么看都與富貴無關,不論到什么單位,普通人都愿意和我打交道并且幫助我,我與他們亦相處甚歡。在河洑的一年半時間,普通人的無私幫助讓我記憶猶新,尤其是司機和廚師,我會記得他們的好。今年春節,我收到了單位一位青年職工的微信拜年——這是我來河洑后收到的來自單位的唯一一條節日信息(我在河洑有過兩個春節),我曾經有過節日期間收到過幾百個問候電話和信息的記錄(那時候還有點不堪其擾),盡管此生不可能再有如此的“輝煌”,但我從未有過失落??蛇@個短短信息讓我有點激動,不僅僅因為它的唯一性。

    ……

    有幸徜洋在英雄的河洑,與河洑的山水親密接觸,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記憶。河洑很美,可惜我終究會要離開。有點遺憾,有點惆悵。愿這里的山更好,水更好,人更好。


    娇妻在交换中沉沦后续
  • <menu id="2sowa"><menu id="2sowa"></menu></menu>
  • <xmp id="2sowa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