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kqieg"><strong id="kqieg"></strong></menu>
<nav id="kqieg"></nav>
  • 買書

    2021/09/15 13:09 作者: 倪章榮 編輯: 張磊磊 審核: 盛田宇 編審: 鄭勝剛

    那是讀小學二年級時,一日上街游玩,發現商店一角竟然擺放著許許多多課本之外的書籍。當時那份驚喜,如同于若干年后我從書本知道的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的驚喜一般。我用手上僅有的一毛錢買了一本連環畫《巧襲列車》。這本描寫越南人打美國佬的連環畫,把我誘入“花叢”,使我從此和書結下了不解之緣,那時我家里窮,吃鹽照油燈都盯著雞屁股,哪有閑錢讓我去買書?于是,我便利用課余假期,捕蛇、捉蜈蚣、挖草藥,賣了錢去買書。我記得我是讀初中時從一個父親在城里工作的同學手上拿到<紅樓夢>的,雖然我看不懂,覺得挺有意思,由于我讀得慢,一冊還讀完(好像是上下冊),同學便要了回去。心里很是不甘,一直想擁有一套自己的<紅樓夢>,由于沒有這樣一筆三點四元的””巨款”,我只能在供銷社的柜臺前隔著玻璃發呆,偶爾也會裝出一副要買的樣子,讓營業拿出來給我看看,這樣的動作多了,營業員便不理我了,她不僅不理我,臉上還露出鄙夷的神色。直到高中快畢業時,我才好不容易攢夠了三元四毛錢,從供銷社營業員手中接過這套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四卷本的<紅樓夢>時,我激動得差點哭了??上?,這套書在搬家的過程中被弄得體無完膚,最后不得不丟棄。

    讀高中時,我有位很要好的同學,他媽媽是鞭炮廠的會計,鞭炮廠收購了很多舊書。這位同學常常在夜深人靜時拿了鑰匙帶我溜進鞭炮廠“偷書”。我們在鞭炮廠的廢書堆里將一些較有價值的書挑出來,做賊似地從后門逃走,那位同學從前門出去鎖門。當然,我們下次來“偷”書的時候,會帶上一些廢舊的書,將上次的窟窿補上。有好幾次,我于驚惶失措中跌倒在荊棘叢中或臭水坑里,不過那些書,并沒有在慌亂中失落。我們“偷”回來的書中,有中外名著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、《母親》、《水滸》、以及《馬克思。恩格斯選集》等等。每當我買回或者“偷”回一本好書之后,我會興奮得半夜睡不著覺。尤其是買回的新書,那股油墨的清香比任何美酒佳肴都令人心醉。

    隨著年齡的增長,購書的欲望愈來愈強烈。無論是在天南還是海北,那些大大小小的書店都有像一個個娉婷婀娜的少女,向我發出無法拒絕的誘惑,使我不由自主地走進去,毫不吝惜地把口袋里的錢乖乖地送給它,然后樂滋滋地踏上歸途。有時候,因在書店忘乎所以或者不忍割愛,竟然連返回的車票錢也沒有留下,于是只好厚著臉皮到熟人朋友那里借路費,那副狼狽相,非筆墨可以形容?,F在,經濟狀況自然不能與幾十年前同日而語了,可書價也翻了好幾十倍,買一本書動則幾十元,一套書少則幾百多則幾千,讓我不敢輕易走進書店。好在每個城市都有一些特價書店,加上網上書店經常打折,讓我節約了不少錢。盡管如此,我每年的購書款都在上升,從三四十年前的幾十元,到現在的兩三千元甚至四五千元。只有買書的時候,我才會特別慷慨、”大款”。

    有朋友上家里來,在書房里翻翻棟棟的,便很是緊張,當問及某本書寫得怎么樣時,回答總是千篇一律;不怎么樣。不怎么樣人家還要借時,便謊稱沒看完。這本沒年完,那本該看完了吧?當無可奈何看著人家把書拿走時,便千呆嚀萬囑咐,莫弄丟了,莫弄環了。并非小氣,實在是我太嗜愛書籍了,別人借我百十元錢不還,我從不放有心上,要是借了書不還或者弄丟了,我會好幾天睡不著覺,也因此對借書人耿耿于懷。有些書丟了之后,我不得不重買,《紅樓夢》,我就買過五次七個版本,《青春之歌》買了三次而手頭卻一部不剩。

     

    午夜男女大片免费观看18禁片
    <menu id="kqieg"><strong id="kqieg"></strong></menu>
    <nav id="kqieg"></nav>